上海市学习贯彻《地方志工作条例》情况
发布时间: 2018-09-12 【字体:

  2006年5月1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颁布了《地方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于6月6日发出《关于学习贯彻<地方志工作条例>的通知》。我们按照中指组《通知》要求,在上海市方志系统开展“认真学习贯彻《地方志工作条例》,促进上海方志事业发展”的主题活动。现将有关情况归纳如下:

  一、认真学习《条例》,增强依法修志的自觉性

  6月6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向各区、县方志办及市委、办、局修志办公室发出《学习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座谈会预备通知》,并附18个讨论题的座谈会提纲,要求系统各单位认真学习和研讨,深刻领会《条例》的精神和重点。6月30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召开“学习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座谈会”,各区、县方志办和市委、办、局修志办公室负责人以及市档案局、年鉴界的有关人员参加座谈会。大家一致认为,《条例》在地方志工作的性质、类型、机构、领导、经费、职责、队伍等方面都作了明确的规定,将“一纳入、五到位”上升为国务院的行政法规。《条例》的颁布,标志着我们方志事业纳入了法制轨道,这是几代方志工作者艰辛努力的结果,是国家政治民主和法制建设的新成果,令人鼓舞、振奋!在座谈中,大家还围绕在新形势下方志资料的建设、修志队伍的建设、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年鉴与地方志的关系、企业及专业修志的地位以及如何行使方志机构的行政职能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从而进一步加深了对《地方志工作条例》的理解。

  其后,各区、县方志办按照《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习《条例》,并进行有效的宣传。奉贤区、杨浦区等史志办公室将学习《条例》的情况以专题简报形式送到区委、区政府领导手上,人手一份。同时,还分发到区委、区政府的各部门,扩大影响,引起领导和各界的重视,取得他们对方志工作的支持,以进一步推动方志工作的发展。

  市方志办的领导分别到各区县进行调研,深入宣传《条例》,并针对各区县实际情况,对深入学习、宣传、贯彻《条例》提出具体要求。

  上海方志系统通过认真学习《条例》,不仅增强了努力打造精品良志的信心,更增强依法修志的自觉性。

  二、在宣传、普及的基础上,认真做好落实《条例》工作

  《条例》颁布后,我们及时购买由法制出版社出版的《条例》,送给各区、县志办及有关领导,同时自己进行加印发放给本办每位人员,以供深入学习、扩大宣传之用。同时,我们还在《上海志鉴》刊物2006年第4期开辟了学习宣传《条例》“特载”专栏,进一步加强宣传力度,拓展宣传面。

  7月初,我们按照上海市副市长杨晓渡关于贯彻《条例》所作的“拟请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研究贯彻”的指示,与市政府法制办的领导就如何贯彻落实进行了专题研究。经研究,结合上海的实际情况,拟制定《上海市贯彻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实施细则》。该《实施细则》由我们代拟。为此,我们在本办4次处级干部及业务人员学习研讨的基础上,拿出了初稿。然后,分别召开了市中心城区、市郊区(县)的方志办和市委、办、局修志办公室负责人会议,听取对《实施细则》的修改意见。该《实施细则》共29条,结合上海的实际情况,具体落实《条例》。经六易其稿,我们于9月中旬将《实施细则》讨论稿交市法制办,目前尚在研讨过程中。

  三、以《条例》推动当前的修志工作

  《条例》首次将综合年鉴纳入地方志工作的内容,并明确了地方志书和综合年鉴两者的内涵。8月下旬,我们举行了“上海区县年鉴和志书的关系”专题研讨会。经研讨,取得了如下共识:年鉴和志书都是区域性的地方文献,记述对象相同,作用相同。虽然志书每20年左右修一次,而年鉴每年出版一本,在编纂体例、内容表现形式、编纂要求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差异,然而如何利用年鉴为修志积累资料却显得十分重要。就年鉴如何为志书积累资料问题,与会者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意见,从而为贯彻《地方志工作条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有的区志办根据《条例》精神,对正在续修的志稿进一步推敲,精益求精。如奉贤区史志办的《奉贤县续志》稿,松江区史志办的《松江县续志》稿,在区领导的关心下,根据《条例》的要求,多次邀请上级部门有关人员及专家对其框架、行文进行讨论,征求意见,不断打磨,体现了修志工作者的敬业精神。

  从上海的实际出发,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已着手全面总结第一轮修志的情况。在此基础上,以《条例》为指导,拟订《上海市地方志工作十一五规划》,全面推动上海市的修志工作,努力开创上海市方志事业的新局面。

  四、尚须进一步理清的几个问题

  在认真学习、贯彻《条例》过程中,大家认为《条例》是针对全国方志界的行政法规,但各省市方志系统的定位却不尽相同。从上海的实际来看,似有以下几个问题尚须进一步理清:

  (一)关于机构问题。《条例》第五条中的“负责地方志工作的机构”,大家认为所指不够明确。地方志工作机构是否属于政府的一个部门(当然有的省、市已明确,而上海则不然),并不明确;中指组的机构亦应是属于国务院的一个工作部门。只有明确机构问题,贯彻《条例》才更为有力,才能真正将地方志工作规划纳入政府工作范畴。

  (二)关于资料的收集与查阅问题。《条例》第十一条中虽有规定,但其中“不符合档案开放条件的除外”。如按《档案法》中关于档案开放条件的限制,由于第二轮修志所记大多是近20年来的事物,有的资料则无法查阅,似对修志的资料收集带来影响。

  (三)关于对有关企事业参与修志问题。《条例》第五条明确了地方志书和地方综合年鉴的定义,在修志和编纂过程中必然会涉及到有的企事业单位。第十一条中规定“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提供支持”,而对参与修志的企事业单位如出现不配合或施延等情况如何处置却没有制约。

  上述问题,如何解决,我们期盼能从中指组和兄弟省市同行中学到解决的良策,切切实实将《条例》逐项落到实处。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