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走进泉州>人物长廊
谭峭
发布时间: 2017-04-13 【字体:
0.jpg

   据《中国古代百名科学家》一书所载:

   谭峭是五代时期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道教徒,所著《化书》发展了道家一些重要思想。他不仅是道家的理论家,也是中国传统化学的理论家。 

   谭峭,唐朝国子司业谭诛的儿子,泉州人。从小就聪明,长大后涉儒家经典与史志,博闻强记,无所不知,文章清丽。他的老父期望他以仕进为业,而谭峭不以为然,特别喜好黄老诸子及穆天子、汉武帝、茅君,列仙内传等,对这些东西无不精究。后出门远游,历终南、太白、太行、王屋、华山、泰岳等名山大川。又师从嵩山道士十余年,得辟谷、养气之术。尔后又云游各地,最后终老于四川青城山。 

   《化书》中有许多涉及社会经济、政治方面的内容。对道家理论有精深而独到的体悟,对现实世界的关注及理解之深刻,使其在道教发展史上占据一席之地。而谭峭本人,也因此成为这一时期道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化书》用相当的篇幅讨论了如自然观、形神关系、人的主观能动性等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虚化万物”“一切皆化”的观点。 

   谭峭认为万物都是从“道”产生的,全部由“虚”演化而来。从“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是道顺而生万物的变化过程;由“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是万物还原于道的变化过程。在谭峭看来,有形的万物始原于虚,又还原于虚,杳渺的虚既是万物的本源,又是气的归宿。 

   他对“虚”化生万物的具体状态作了详细的论述,认为不仅无生命的有形物是由“虚”化而来,而且一切有生命、有血气之物也是由“虚”化而来的。这是一个“化化不间,犹环之无穷”的过程。在这个化化不间、循环往复之中有“理”(必然性)可循,即有客观规律性可以把握。 

   谭峭发挥庄子道和物、虚和实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等思想,一方面讲虚化万物,另一方面又讲“虚实相通”。就是从道家修炼方面强调“有无相通”的合理性。谭峭断定,虚是世界的统一原理和一切事物的内在原因,只要“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就能达到“虚实相通”的境界。这种说法虽然有泛神论的倾向,但对后来北宋张载把“太虚”与“气”统一起来,提出“太虚即气”,反对离“气”而言“虚”是有明显影响的。 

   谭峭吸取前人的成就,探讨造化之原。谭峭认为,“化”之原是由于“对待”之相磨、相推,即事物内部两种势力的相互作用。这是把火、水、云、虹等自然现象的变化,看成是动静两种状态互相磨荡所引起。正是由于“阴阳”“燥湿”等对立面的相互作用,才有火之燃烧、水之流行、八卦之环转等现象的变化。“不根而生”“不母而生”,并不真是说万物变化没有“根”、没有“母”,而是认为这种“根”或“母”不是单一的,是事物内部对立的两种势力。事物内部包含着差别和矛盾,由此引起事物的变化发展,结果导致了向对立面的转化,即“可以为异类”,这就是“造化之道”。 

   当然,《化书》中讲转化也有缺乏事实依据、主观臆造的一面。他认为枫树会化为道士(羽人),朽麦会化为蝴蝶,这显然是缺乏科学依据的主观臆造。不过这里提到了“无情”之物可能转化为“有情”之物,“有情”之物也可以转化为“无情”之物,却是与自然界有些现象相合的。 

   在《化书》中,谭峭还注意到事物的转化有一定的必然性,遵循一定的规律。要人们对这种转化的必然规律有所认识,并在行动上不违背这种必然性,那就能达到预期目的。 

   谭峭提出的有关万物运化转变的内在原因、外在条件、客观必然性及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其中的作用等问题,许多见解都超出同时代人的眼界,给后人以启发。宋代张载等哲学家以动静解释矛盾原因,可以说就是对谭峭变化观的承袭与发展。 

   谭峭对平凸、双凸、平光和凹凸四型透镜成像规律作了初步探讨,这是我国光学史上的一项重要成就。泉州民间,至今仍有诸多谭峭谭真人的故事传扬。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